新聞評述比賽 – 常見通病

 

  • 論點點到即止, 推論不足
    • 如寫述環保條例未能成功推行之原因, 但隨即推論至政府管治能力不足。但環保條例未能成功推行, 如何推論至政府管治能力不足? 環保條例未能成功推行有沒有其他阻力? 如社會風氣、立法程序/制度或其他方面有否配合, 令法例推行?
    • 如論述「最低工資」, 大部分文章形容「不推行最低工資的後果會令家庭暴力增加、窮人自殺率上升」。家庭暴力的主因為何? 是因為沒有最低工資嗎? 是否已經有足夠數據反映家庭暴力與最低工資的訂立有關? 有什麼數據反映「沒有最低工資令窮人自殺」? 缺乏足夠數據, 使文章沒有扎實的立論基礎, 削弱文章的說服力。
    • 在立論時寫上「答案其實大家都明瞭」, 沒有加以演譯, 中間缺乏推論, 事實上是讀者各有立場, 了解的程度不一, 不能一概而論。
  • 文句不通, 過於口語化, 字句冗長重複
    • 將「在車子裡」寫成「車上面」; 「有論者曰」寫成「有人話」;「嗑藥」寫成「吃丸子」。
    • 錯別字多: 「一致」寫成「一志」
    • 字句冗長重複: 將「我認為」寫成「就我個人角度而言, 我認為……」或「我個人認為……」
  • 文體不屬於「新聞評論」
    • 文章過於側重新聞的直接鈙述, 或直接引用權威人士的意見作為自己的論點, 而缺乏個人見解。一篇優秀的新聞評述文章應夾鈙夾議, 而不應過份側重描寫新聞細節。有一反面教材: 如一篇1000字的文章, 當中用600字描述釣魚台撞船意外, 中國船長被日本當局扣留的時序。論述則輕描淡寫, 令整篇文章傾向「新聞描寫文」或「新聞報道」, 而與新聞評述比賽的文體不符。
  • 文章結論以個人感情作結
    • 如評上海世博的成功程度, 文章尾段以「中國強大起來!」作結, 以非回應文章主題/重申自己的觀點作結。
    • 評「釣魚台事件」中, 普遍參賽者的立論是: 「我是中國人, 所以我認為釣魚台是屬於中國的」。此立論以個人自身身份出發, 缺乏客觀形勢的推論, 無助於立論過程。
    • 有文章以「我們可以討論這議題, 可是不用每天講」作結, 無助讀者在閱讀文章後作出總結。
    • 普遍文章以「新聞剪報」形式創作, 甚至寫上「感想:」作起頭, 且傾向感想鈙述, 並非針對新聞作出評論。同學而多加注意。
  • 文章以個人感情穿插全文, 引伸至與主題無關的例子
    • 如「劉曉波奪和平獎」為題的文章, 但內文以質疑中國地方官員未能保障人民溫飽為例, 反映中國沒有人權。文中論點與主題「劉曉波得和平獎」毫無關係, 而且論點也未能針對「劉曉波」與「人權」之間的關係加以闡釋及評論。
  • 不擅用主題句作為段落開首
    • 有為數不少文章的評論部分以「我認為雖然這不是什麼大新聞」為段落首句, 不單對起承轉合毫無作用, 也對自己的新聞選材毫無信心, 使文章未能以段落首句, 向讀者直接指出下文的重點。
  • 文體不符合基本要求
    • 有400字的文章不分段落, 令讀者難以消化。